2012年宋小宝主演电视剧

 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《樱桃》是本山传媒接档《乡村爱情小夜曲》着力打造的首部悲情戏,被誉为“赵家班”的转型之作。由沈春阳初次担纲女主角,宋小宝担任男主角,赵本山、小沈阳、赵海燕红孩联合出演。由王振宏导演,2011年8月由黑龙江电视台出品发行。

  夕阳下,樱桃拿着从山上采来的野樱桃给玩耍的孩子们,孩子们喊着“傻子”四散奔逃,大声嘲笑,樱桃举着拿着樱桃的手,眼神有些失望,但是嘴角向上咧着。跟着孩子们在河边泼水玩着,玩着玩着,樱桃就消失了。孩子们慌忙找着这个傻女人。

  葛家千叮咛万嘱咐叫葛望一定要好好相亲,葛母感叹家境眼泪落下,葛望慌忙安慰,并承诺一定会领个媳妇回来,除非是傻子。葛顺背着媳妇山菊从袜子里拿出自己的私房钱交给葛望,盼着葛望相亲能成功。

  葛望相亲路上遇到呼喊着的孩子们,慌忙去救女人。湿漉漉的葛望相亲遇到一个不停吃东西的极其丰满的女人,葛望想想自己贫穷的家,又看看女人身上的肉,扭头走了。出门,刚才所救的女人却在门口等着。葛望看樱桃可怜,决心帮助她,把她领村里叫村长老钟叔安排一下。不料却遭到所有人的误会,以为这个就是葛望领回来的新媳妇,大家热热闹闹的来葛家看热闹,而孩子们却揭发了樱桃的“真面目。”山菊得知后,感到颜面无存,怒斥葛望,无论如何都不能把樱桃留在家里,哪怕一夜都不可。葛望心冷,被樱桃拉走,树林里,樱桃陪伴安慰着葛望,却听到了婴儿的哭声。第二天,葛望不仅又领回了樱桃,连孩子也带了回来。本来就不平静的一家又炸了锅。

  山菊说什么都不同意收留这个婴孩和樱桃,回到娘家跟母亲抱怨,隔壁的二狗子听到,便想要樱桃做媳妇,可是却不要孩子,山菊不答应。二狗子只好同意找人收养弃婴,山菊这才同意。不料二狗子找来的却是人贩子,不仅抱走了弃婴,连山菊的亲生儿子东东也给偷走了,山菊顿时痛心疾首。樱桃为了寻找婴儿,655845.com,一个人来到了县城里,漫无目的地寻找着,饿了就不顾被打的去吃饭馆的剩饭、困了就蜷缩而睡,被狗追被雨淋吃尽苦头。终于找到了两个孩子,并与人贩子争抢,最后在**的帮助下,解救了东东,可是红红却被抱走。葛望陪着樱桃去寻找红红,终于把红红带了回来。

  山菊为了争房子,对葛母虚情假意献殷勤,却偷听到葛母要把房子给葛望和樱桃,大发雷霆,对葛母破口大骂,把葛母活活气死。葛母死后,葛望和樱桃把房子留给了葛顺和山菊,两个人带着红红住进了大仓房。

  樱桃为孩子取名为葛红,精心的照顾着她,红红生病,樱桃始终也不离不弃,甚至不顾自己的劳累。一晃五年过去,红红可以跟着樱桃上山采樱桃了,母女两相偎相依,即使受了欺负,也互相安慰,幸福不已,只是旁人叫的“傻子”二字总是漂浮在幼小红红的心里。

  转眼间,红红已经13岁了,是学习尖子生。这天早上,班里转来一个叫李岩的男生,长得很帅气,仗着家庭条件好,财大气粗。这天,樱桃来到学校,正赶上同学在上音乐课,樱桃一时兴起,大声的唱了起来。同学们哈哈大笑,红红觉得丢尽了脸,就生气拒绝樱桃到学校来。可是樱桃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红红感到难堪。红红在同学面前越来越自卑,心里怨恨自己摊上了个傻妈,当怨气越积越深,已经让红红迷失了心灵。红红想樱桃永远消失,竟把樱桃扔进了山里,在众人的痛骂下,红红终于意识到自己错了。可就在红红打算痛改前非好好对待母亲的时候,那个埋藏已久的秘密终于浮出水面,红红决定,寻找自己的亲身父母。

  葛望和樱桃心疼红红,决定帮着女儿寻找她真正的父母,终于在乡亲们的帮助下,找到了曲总—红红的亲生父亲。曲总开了家家具厂,生意红火,家里也很有钱。曲总多次表示希望红红跟着自己,葛望看着现实,为了红红的前途,忍痛把红红留给曲总,樱桃伤心不已。

  曲总与第二任妻子的女儿娇娇很不喜欢红红,联合小舅经常虐待红红,红红一直忍着,她不想让葛望和樱桃失望,却不想小舅越来越变本加厉,非要把她赶出家门。这天,樱桃来城里看红红,却看到小舅找的人在拉着红红,樱桃奋不顾身的跑了上去,刀子插在了樱桃怀里。

  葛望全家兴高采烈的准备瘸子大哥葛望相亲,葛母千叮咛万嘱咐葛望这次相亲一定要小心说话,但凡人家有点意思,都要领回家给她看,葛母一边说一边感叹自己身子骨不好,一口气上不来,孙子就抱不成了,西屋的儿媳妇山菊也天天盼着葛望赶紧成家,目的是分家,葛母一边说眼泪就快流出。葛望一看葛母眼泪含在眼圈,忙安慰葛母,就算分家,他葛望虽然腿脚不好,但是养活自己没问题,并下决心,今天一定会领个媳妇回来,葛母这才露出微笑。

  另一边,山菊要抱东东回家,葛顺要把东东先给葛母亲亲,山菊不肯,葛顺又央求葛家当家人山菊给大哥点相亲钱,却遭到山菊的挖苦,葛顺看着山菊拿着酒跟点心正高兴万分,夸奖媳妇为大哥设想周到,却不料山菊的大方都是对娘家,葛顺无可奈何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媳妇抱着儿子回娘家。葛顺和葛母忙活着给葛望打扮打扮,葛顺从袜子里掏出私房钱给葛望,葛母看着,心里安慰了许多,葛望去大广播店里买卢果,取笑大广播这个寡妇应该跟自己这个光棍配成对,大广播怒,自己这个艾村唯一赚国家工资的人,才轮不到葛望疼。听说葛望去相亲,忙热心地帮着多装了些卢果,葛望却心疼钱,少装了5毛钱。

  山菊从大广播那得知葛望拿钱买了卢果,回家跟葛母闹,正巧葛望带着樱桃回家,樱桃一见葛母,一声甜甜的“娘”,葛母乐开了花。葛望刚想解释,只见大广播带着村里的人都来看葛望的新媳妇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,新奇的看着葛望的新媳妇,葛望百口难辨。樱桃一看见趴窗户的孩子们,连忙跑出去跟孩子们玩,大家这才明白,原来樱桃是傻子。葛望这才得空解释樱桃的来历,并称樱桃在葛家住一晚,明天就开村大会安置她。山菊一听葛望捡来个傻子,立刻觉得在村里人面前丢尽了脸面,死活不同意樱桃在葛家借住一晚,山菊尖酸刻薄地对葛望冷嘲热讽了一番,葛望十分伤心,带着樱桃走了。

  月夜,葛望和樱桃坐在树下,樱桃从兜里拿出几个樱桃递给葛望,安慰他,葛望笑了,跟樱桃说,葛家都是好人,连山菊都是好人,这时候樱桃却心不在焉,好像听到什么。葛望和樱桃循声找去,只见一个婴儿躺在地上。而不远处的大树背后,一个人影闪过。葛望要带樱桃去找村长,可是樱桃执意要等这个婴儿的亲娘,她坚信亲娘一定能来。葛望没办法,只好陪着樱桃等着。

  女人好容易摆脱了二狗子,二狗子破口大骂,被菊父和菊母一顿怒骂,正赶上山菊抱着东东回家。山菊跟菊母一顿抱怨,菊父听着,大发雷霆,骂走了山菊。山菊气愤地走了,二狗子却追了上来。二狗子央求山菊把傻樱桃带着他做媳妇,而孩子,二狗子也想办法解决,山菊点头应允。

  这边,葛母、葛望和樱桃看着孩子,帮孩子取名红红,葛母看着红红,渐渐地把她当成了亲生的孙女。老钟来葛家告诉葛望没人肯收留他们,山菊回家,喜气洋洋的答应在樱桃和红红找到落脚地之前,让他们在葛家暂住。众人惊喜的时候也怀疑着,而山菊的计划也正在展开。

  山菊借口菊母要见樱桃和红红,带着他们回家。而二狗子早已恭候多时,二狗子色迷迷地打量着樱桃,身着干净的樱桃分外漂亮。山菊把东东一个人放在家里的炕上,就帮着二狗子抢红红,二狗子抱着樱桃,却被樱桃拼命的挣脱开。葛望不放心樱桃,要出门看看去,正看见,山菊抱着红红就给了二狗子事先找的人,樱桃痛苦不堪,追着车就去了,葛望见樱桃跑,自己也追了上去。山菊回到家,发现,东东也不见了,欲哭无泪,满村开始找,葛母听到消息,也顿时晕了过去。

  樱桃实在太饿,走进一家饭馆,拿起桌子上的剩菜就开始吃,这时候葛望却在饭店门口擦肩而过。晚上樱桃席地而睡。葛望漫无目的得寻找着樱桃,却看见了老钟。山菊在小宾馆里思念着儿子东东,见老钟带着葛望回来,顿时又火冒三丈,埋怨如果不是葛望捡来个傻子和孩子东东就不能丢,扬言东东如果找不回来,谁也别想活,葛望只好沉默。半夜,山菊隐约听到宾馆里小孩子的哭声,山菊赶紧叫葛顺,可是大家谁都没听到,山菊只好在大家的劝说下又睡了。一会儿,山菊又隐约听到东东的哭声,山菊循声走了过去敲门,开门的却是之前在走廊与山菊差点冲突起来的人贩子一伙,但开门的人,山菊恰恰没有不认识。山菊想要进去看看,人贩子不肯,山菊与人贩子在走廊里撕扯,老钟叔赶来了,把山菊拉回了房间。

  女老大带着逃脱出来的小弟无处可逃,只好带着小弟和孩子回娘家了。二狗子从村长口中听说他找的那些人是人贩子,这才慌乱不已,怕自己也被抓,连夜逃跑了。葛望和樱桃得知女老大在胡村,赶忙追了过去,寻到女老大家,一把抢过孩子。女老大父母一看就急了,胡村全村把葛望和樱桃围住了,警察也来了,不由分说的带走了樱桃和葛望,樱桃与红红又一次被分开了,樱桃撕心裂肺的哭着。

  夜晚女老大带着小弟要走,正要出门,警察又围了上来,原来,警察为了把犯罪团伙一次性打尽,就设了这个局。女老大父母看着女儿被警察带走了,心乱如麻,而老父更是一下子就吐了血,晕了过去。

  葛望和葛顺把缝纫机往大仓房里搬,正巧被山菊看到,山菊大骂葛母偏心,有啥东西都不留给她,要留给外人,葛母被气的浑身颤抖,葛望一见,提出缝纫机送给山菊。山菊忙着整理家里的东西分家,把所有值钱的都留给了自己,还逼着葛母把她住的东屋也分出来,葛母无奈,想着山菊这是逼自己早点死,非常伤心,指责山菊,若不是葛望当年那一挡,牺牲了自己的腿,葛顺现在都没命活着,山菊白眼。

  葛顺敌不过山菊,无奈只好去找老钟,要老钟来主持公道,葛母当着老钟的面想把东屋留给葛望,山菊不同意,说房子一定要留给东东,只有东东,才姓葛,老钟做主,谁养葛母东屋归谁。葛母又要把粮票给樱桃,菊母发话,这葛母跟谁过,这粮票才能给谁,葛母的眼神透着绝望。最后,樱桃只得到一个盘子,却又被山菊故意打碎了,天生乐观的葛望安慰着葛母,而樱桃看着葛母,笑的却特别特别的甜。

  早上,葛母帮樱桃照顾红红,被山菊看到,山菊大骂樱桃,厉令葛母以后不许看红红,樱桃以后也不许进东屋,葛母被山菊气的吐了血。樱桃见葛母吐血,就自己带着一筐樱桃去街上换药,药店不肯换,樱桃无奈只好去街上卖樱桃,却被人所骗,只得到了五分钱,知道真想的樱桃惊慌失措的去追骗子,却不料被车撞到,好心人了解真想后,替樱桃买了药,樱桃感激不尽。

  山菊见樱桃又给葛母药又给葛母吃的,断定是葛母给了樱桃好处,与葛母理论,越说越气,无意中推了葛母一下,樱桃见状,顿时变成了母老虎,照着山菊就冲了上去,看着这两个媳妇,听着山菊嘴里的话,葛母气的又吐了血,菊母刚好赶来,见状教训山菊,并偷偷劝解山菊为了那东屋,一定要忍辱负重。

  葛母出面跟山菊借钱,山菊不借,一口咬定葛母自己攒了私房钱,否则樱桃根本没钱买药。葛望见葛母生气,立刻拍肩膀表示借钱的事没问题,以安慰母亲。绝望的葛望实在没有办法,只好去卖血,却不料血是抽完了,葛望却拿不到钱。两个壮男驾着葛望往外赶,葛望抱住其中一个的腿,无力地央求着。壮男实在没有办法,拿出刀威胁葛望,葛望看着两个壮男,无力却坚定地说,只要他们给他钱,他就把他的命给他们。两个男人被葛望感动,最终把钱给了葛望,葛望拿着钱,跌跌撞撞的走向医院。

  樱桃从睡梦中惊醒,赶忙到东屋看望葛母,见到葛母安静的躺着,樱桃这才放下心来。樱桃见葛母手冰凉,帮葛母盖着被子,见葛母还是冰冷,自己则躺到了葛母身边,帮葛母取暖。葛望看到这个情景,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,葛顺和山菊听到响声赶了过来,全家人哭成一团。樱桃伤心欲绝,怎么都不肯承认葛母已经离开人世的事实,痛哭不止。

  葛母还未入土,山菊当着老钟的面提出要分东屋,老钟和葛顺还未开口,葛望就表态,东屋留给山菊,葛母下葬的钱,由两家一家一半。葛顺看着大哥,干说话也没用。葛望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这个家也不能散,葛顺望着大哥,留下眼泪。老钟见葛望坚持,只好作罢。葛顺坚持葛母下葬的钱都由他们出,山菊如果不同意,就离婚,山菊一听,跳起脚来,葛望连忙拦住,山菊却不肯罢休,菊父出现,大骂女儿狼心狗肺,这才镇住山菊。

  山菊带着东东回家,东东偷偷的把事情的原委告诉菊父,菊父与山菊苦口婆心,并警告山菊,如果真的离婚,娘家也没她呆的地方。山菊真委屈着,发现东东不见了。樱桃和红红在村路上走着,看见东东和小朋友们在玩,红红也走了过去,小朋友们一看见红红,就停下指着红红说,她是傻子生的不跟她玩,东东气,跟小朋友石头打起来,樱桃和经过的葛望上去拉架,却被闻讯而来的石头父母误会,他们不由分说的上前打葛望和樱桃。山菊来找东东,看到东东躺在地上,撸起袖子就开始打,一场恶战最终在老钟的调节下才告一段落。

  樱桃知道这天早上红红做值日,就起个大早帮红红去学校做值日,红红赶到学校把樱桃赶走了,李岩看到,跟老师打了小报告,于老师盛怒,指责红红不能这么对待母亲,红红委屈的跑回了家,指着樱桃说,如果她再去学校,就不认妈,樱桃伤心地流下泪来。

  早上红红睁开眼看到樱桃抓着自己的手,一想这么多年,樱桃一直都抓着她的手睡觉,又不高兴了,没有吃早饭就去了学校。樱桃一直惦记红红没吃饭,又不敢去学校,见山菊用丝巾蒙着头,自己灵机一动,蒙着围巾和枕巾就高高兴兴的去了学校,又怕饭凉了,就放在了肚子里捂着。

  山菊得知二狗子回来了,怕二狗子报复,赶忙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藏在了灶膛里,藏好后,又慌忙往娘家赶去。这头,樱桃赶到学校,拉起红红和东东就往家里跑。到了家,樱桃解释不清原因,只是口口声声的说怕孩子们丢了,红红对樱桃的举动更加生气,更加厌恶,红红伤心地说,如果不长大,永远不明白什么是傻子,也不会遭到同学的取笑。

  葛顺回家,不见山菊,又觉得肚子饿,只好自己下碗面吃,葛顺点火放进了灶膛里。山菊回家,见自己藏的宝贝都被葛顺烧了,顿时悔不当初,痛哭流涕,又见东东早早回家,指着葛顺父子就开始大哭。

  二狗子来到葛家,樱桃立刻关上门,想要藏红红。二狗子在山菊那得不到好处以后,只好捡软柿子捏——走到大仓房,拿起桌子上的饭碗就开始吃,边吃边暗示,如果他们不把二狗子伺候好,他就说出红红的身世。葛望一听,慌了,赶忙叫红红去买酒。二狗子答应,只要葛望供他吃喝,他就对那个秘密守口如瓶。二狗子正在葛家摆谱,红红带着老钟来了。葛望不好得罪二狗子,只好帮着二狗子说好话。二狗子得意洋洋的走了。

  香子来葛家写作业,香子展示自己的新球鞋,樱桃看着香子的鞋,再看看红红的鞋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香子告诉红红,能跟香子妈学手工艺品赚钱,红红高兴起来,要拜师学艺。

  樱桃无意中看到红红的作文,得知红红的心愿是想要一双新球鞋,樱桃决定赚钱帮红红买球鞋。

  樱桃看到三驴子采蘑菇能换烟,自己也想去采蘑菇赚钱。当樱桃把想法跟一家人说了之后,遭到了一家人的强烈反对,红红更是让樱桃少去惹事。樱桃不顾全家人的反对, 第二天就拿着筐去采蘑菇去了。山菊看到全村的妇女都去采蘑菇,怕让别人占了先机,自己则也跟了过去。路上遇到二狗子,二狗子质疑这些人采蘑菇能赚钱,自己好奇,也跟了上去。树林子大,二狗子走着走着就跟众人走散了,不小心掉进了坑里,而同样走散的,还有樱桃。

  二狗子哄骗樱桃,踩着她的肩膀爬出了大坑,正当樱桃等着二狗子拉她上去的时候,二狗子却逍遥而去。红红一个人找着,听到坑里的樱桃在叫自己的名字,红红走了过去。找了根树枝,拉着樱桃,谁知,救人不成,红红也掉了下去。

  二狗子看到葛望,心虚想跑,被葛望抓个正着,二狗子只好带着葛望去找樱桃,这时候,村里的人都在老钟带领下来了,大家齐心合力把樱桃救了上来。

  葛望回到家,为了那500元的赔偿费,只好到处借钱。山菊摆着脸,与葛顺大打出手,死活不借钱,葛望只好作罢,实在没办法,只好想到卖房这个办法。红红一听说葛望要卖房子,想到自己无家可归,甚至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,气的跑到李岩家,拉着李岩就晃,正好被老歪脖子看到,老歪脖子咬准这一家人要杀人灭口,更不依不饶了,葛望拼命解释,老歪脖子也不听。几个人吵闹的时候,李岩醒了,李岩一睁开眼,就喊樱桃“妈”。红红指着李岩就开始骂,老歪脖子气的要报警,葛望大吼一声,红红气的跑了。

  村里的人都在议论红红不懂事,为了双球鞋劳累了父母,红红满腹委屈,又得知葛望为了给她买球鞋把鸭子都给卖了,红红更生气,决定不买球鞋。

  二狗子看樱桃采蘑菇的筐破了,自己就把在牢里的成果——编筐手艺展示了一把,葛望大加赞赏,二狗子不好意思的笑了。正赶上村里要进筐,葛望进言,二狗子就有了编筐的工作。二狗子又跟大广播商议着合作个山货收购站,生意就风风火火的做了起来。樱桃拿着新筐去采蘑菇,这次采回来的蘑菇全都是无毒的,葛望看着那些蘑菇,开心的笑了。樱桃把卖蘑菇得来的钱给了红红,让她去买鞋,红红偏偏不买,樱桃的笑容僵在脸上。

  葛望和樱桃拿着鞋,匆匆的赶到学校,正赶上红红在参加接力赛。加油声鼎沸,樱桃见一个同学接过了红红的接力棒,以为别人欺负红红,连忙赶上去,抢下了接力棒,众人看到这番情景,哄堂大笑,取笑葛红有个傻妈。红红受到屈辱,指着樱桃大喊,再也不想看到她,樱桃顿时泪流满面。

  红红坐在河边,发着呆,樱桃跟了出来,偷偷的叫葛望去安慰红红,带她回家,而自己只是默默地跟着,在后面跟着。

  葛红把樱桃扔进山里的事情被村里传的沸沸扬扬的,红红到处受到冷眼。李岩来看樱桃,碰到山菊,山菊无意中透露红红的身世,李岩更加敬佩樱桃。

  学校里,同学们沸沸扬扬,红红误认为李岩到处告诉别人她把自己妈扔进了树林里,对李岩没好脸色,李岩不满,指责红红对自己的母亲大逆不道、忘恩负义、是个白眼狼,气昏了头的李岩把红红的身世脱口而出,大喊你妈当初就不该捡你。

  全家人都知道山菊把红红的身世说了出去,葛顺和东东都指着山菊说,大家都怕红红知道了身世后会去找亲生父母,离开樱桃。几个人在吵闹的时候,窗外,听着的是红红。红红回家找婴儿时候的物品,遭到樱桃和东东的阻拦,红红把人推出门外,终于,红红找到了那个放肚兜的小箱子。樱桃在外面见红红找到了,急得从窗户爬了进去,一把抢了箱子就跑,藏在了稻草垛里。红红哭着求樱桃,樱桃心软,只好告诉红红箱子的去处,可是箱子却不见了。

  葛望痛心的指责红红就想伤樱桃的心,要拆散他们这个家,红红解释自己只是想知道身世,没想要离开樱桃,葛望对红红失望透顶,打开箱子,可是箱子里,却是些没用的粮票。红红和樱桃疑问,葛望不语。

  樱桃追着葛望,想要东西给红红看,她不忍红红伤心,葛望却怕红红离开这个家,离开樱桃。两个人在河边说话,老钟经过,主张尊重孩子,告诉孩子真相,葛望默默不语,只得答应樱桃,他不拦着,让樱桃自己找。樱桃兴奋的回家拼命翻找,终于,在枕头里,樱桃翻出了红红的小肚兜和字条。红红看着那些证据,放声大哭,质问樱桃为什么亲生父母不要她。

  村里人议论纷纷,说李岩跟红红长的很像,红红是老歪脖子当年扔的。李岩听说,怒气冲冲的跑去找红红,红红信以为真,一家人立刻去找老歪脖子。老歪脖子对突如其来的一切莫名其妙,百口莫辩,老歪脖子无可奈何,反指葛望一家看他家有钱,故意来讹人。葛望一听,怒不可抑,带着红红和樱桃回了家。老歪脖子的态度让红红更加确定当年就是他扔的自己。

  老歪脖子因为葛红,受尽了村里人的挤兑,大家都指责老歪脖子狼心狗肺,狠心抛弃自己的孙女,老歪脖子心中委屈万分,怒气冲冲的来到葛家,威胁葛望,如果再诬赖他,他就让他们知道厉害。老歪脖子说完,又觉得不够,就跑到老钟那边去告状,不料众人都劝老歪脖子认下,老歪脖子哭笑不得。

  胖丫听说樱桃这些年含辛茹苦养育红红,指责红红还要找亲生父母,红红听着,看着樱桃,说不找了。樱桃明白红红所想,央求胖丫一定要帮忙,只有红红高兴了,她才高兴。胖丫看着樱桃,被她所感动,当看到红红脖子后面的胎记之后,她确定红红就是曲家的孩子,并告诉了樱桃曲家的地址已经给了葛望。

  曲东升家,小舅兴高采烈的告诉曲东升,他的大女儿找到了,曲东升一听,慌忙要去见孩子,小舅拦着,拿到了好处费以后,小舅这才带着曲东升走。见到孩子脖子后面的胎记之后,曲东升兴奋不已,见孩子流汗不止,曲东升心疼的帮着孩子擦汗,不料,脖子后面的胎记却掉了颜色。曲东升当场揭穿小舅的阴谋,扬袖而去,小舅这才知道被侯三耍了,气愤不已。回到家,娇娇指着小舅警告他,不许找所谓的姐姐,并拿出钱给小舅,小舅连连答应。

  红红不自觉的睡着了,醒来时,一杯水放在了红红的身边。流氓慢慢走向红红,樱桃如豹般冲出来,一巴掌打在了流氓的脸上,流氓被打跑了,立刻带着两个流氓又回来,三个人围住樱桃和红红,两个人抓住红红,一个人拉住樱桃,樱桃见红红被欺负,疯了一般又打又咬,被咬的流氓恼羞成怒,拿出刀子,樱桃怒吼着,冲了上去护住红红,只见地上鲜血直流。樱桃直直的用手,捂住了流氓的刀子,流氓见了血光,吓得都逃跑了,红红抱着樱桃,心疼的直哭。

  红红从小舅口里听说自己的母亲已经过世,悲恸不已,樱桃赶忙安慰。这边,葛望心里郁闷,大广播和二狗子一起陪他借酒消愁,喝着喝着,葛望趴在了桌上,二狗子以为葛望酒醉睡着,上前扶起葛望想让他躺到床上去,岂料葛望早已泪流满面。

  小舅带着樱桃和红红去家具厂找曲总,刚到门口,红红就开始闹肚子,小舅只好带着樱桃先去找曲总。曲总看到小舅领了个傻子来,一笑,不等小舅说话,就断定这又是小舅为了要钱耍的花招,不论小舅如何解释,曲东升都不相信,推着小舅就往外面赶,樱桃见曲总不认红红,大骂曲总坏,而红红还没有见到曲总,就和樱桃、小舅被保安赶了出来。红红见保安赶走小舅,断定这又是小舅骗人的招数,拉着樱桃就走了。待小舅离去,母女两个折回家具厂等曲总想问清楚真相,谁知曲总早已下了命令,禁止非工厂人员进出,两个保安更是对樱桃和红红毫不客气。红红以为曲总故意不认女儿,拉着樱桃就往回走。

  经医生检查,樱桃虽无大碍,但是有轻微的脑震荡,需要留院观察几天。曲总问清红红与樱桃的关系,以为葛家家庭困难,所以红红才想出这个苦肉计骗钱,又听红红问如何才能找到撞樱桃的司机,以便让他赔钱给樱桃,这样他们就有钱还给曲总了,曲总虽然嘴上没说,但是对红红已经彻底失望,眼前的红红再他眼里就是为了钱能够牺牲自己亲生母亲的白眼狼,曲总想着想着就拂袖而去。

  曲总拎着好多东西走在路上,突然,捂住肝部,豆大的汗珠留下,疼的坐在了路边。

  曲总每天都来医院照顾樱桃、关心红红,对葛家无微不至,葛望看在心里,说不出的滋味。这天,曲总又拿着好多东西来到医院,红红接过曲总手中的东西,看着曲总累的满头大汗,不禁叫了声爸爸。曲总还没有反应过来,直到葛望提醒,曲总才恍然大悟,幸福的微笑浮在脸上。

  小舅看红红进门,而姐夫曲总又对这个女儿十分大方,小舅就开始笼络红红,可是红红却根本不理小舅。曲总安排娇娇与红红一个房间,红红把曲总今天给她买的礼物给娇娇,却遭到娇娇的大骂,娇娇看红红穿着破衣服,辱骂红红,却不知,那是用爱做的衣服。

  娇娇嫌红红臭,要红红去洗脚,可是红红不知道家里哪个是洗脚盆,娇娇又借机欺负红红,红红要烧水,可是不知道家里高级的火炉怎么用,最后,姥姥来帮红红解了围,又惹的娇娇气愤。红红在娇娇的无理取闹下,无奈,只好去客厅沙发上睡了一夜。

  樱桃抱着枕头出门,葛望急忙去找,看到樱桃呆呆的眼神,葛望伤心欲绝,答应带着樱桃去找红红。

  红红进门,没有找到拖鞋,曲总见娇娇兴高采烈的,责怪娇娇,娇娇却死不认账,还指责曲总只偏心野孩子,对自己一点都不好,姥姥见娇娇痛哭,心疼不已,忙拦着。红红告诉曲总她想回葛家,曲总不舍,好容易才找到亲生的女儿,希望红红能继续呆下去,适应了就好,红红不忍心拒绝。

  葛望拿着红红的转学手续,和樱桃一起进城。曲总帮着红红梳头,梳着梳着想起了小舅的话,拿走了红红的一根头发,而另外一边小舅和娇娇借着孝顺姥姥,从姥姥头上拔了根白头发。小舅偷偷的跑去曲总的书房,要找红红的头发,却被曲总发现,曲总厉斥小舅。小舅见此计不成,正在想其他的计划。娇娇一进门发现红红正在喝自己的可乐,大怒,上去就抢,可乐泼在了红红心爱的衣服上。娇娇见此,立刻拿着红红的衣服说要送去洗衣机,红红正感安慰,却不料小舅和娇娇把红红的衣服剪碎了。红红看着樱桃一针一线做的衣服被剪的细碎,心疼不已。正赶上葛望和樱桃看到红红在哭,葛望气愤不已,小舅又死不认账。葛望拉着红红就要回家,出门碰到曲总,葛望怒骂曲总。曲总恳求葛望不要带走红红,再给自己一次机会,并发誓不会再让红红受一点委屈,但是红红还是决定跟葛望回家。曲总痛心不已,央求葛望,葛望心软,拉着樱桃走了。

  一家人送姥姥去医院,姥姥焦急万分的要求曲总去找娇娇。小舅借机离开,走进一家小宾馆,原来,娇娇是小舅藏起来的。娇娇得知姥姥住院了,焦急万分,急着要去看姥姥,被小舅拦住。而那头,曲总连打几个电话想方设法去找娇娇,红红安慰曲总,曲总却有些不耐烦。红红为娇娇的出走责怪自己,伤心难过。

  樱桃赚了钱买了文具盒来到曲总家,门口碰到小舅,被小舅欺负,文具盒也被小舅踩扁了。红红看到这一切,心疼樱桃,安慰樱桃,劝樱桃回家。樱桃表面上答应,却在外面一直看着红红。母女两像个一堵墙,却不能相见。

  葛望不放心樱桃,与二狗子一起来到曲家,这才知道樱桃进医院的事。曲总帮樱桃缴费,往回走的路上却疼的直不起腰,正好碰到老同学小丽,小丽见曲总疼的厉害,拉着曲总就去做全面检查。

  樱桃醒了过来,红红看着樱桃,提出要跟他们回家,葛望和樱桃都很高兴。红红去找曲总谈回家的事,却听到曲总和小丽的谈话,原来曲总已经被诊断为肝癌晚期。红红感到晴天霹雳,待情绪稳定,红红决定暂时留在曲家照顾曲总,她央求葛望,葛望虽心疼女儿,但又料定孩子有苦衷,便没有追问下去。

  红红伤心地与葛望和樱桃回家了,一家人兴高采烈的推开大仓房的门。山菊看到红红回来,以为红红被人赶了回来,大广播看不惯山菊,告诉山菊曲总要出国了,山菊顿时对红红刮目相看,决心好好拉拢红红。回到村里的红红越来越懂事,可是在红红心里,仍然有个疑问。

  这天红红骗葛望说去香子家玩,随后来到曲总家,却遇到娇娇和姥姥对红红百般辱骂,红红只好去家具厂等曲总。谁知道,曲总这时候却来到了艾村,曲总找不到葛家,遇到香子,香子早已听说曲总抛弃红红的事,理都没理曲总就跑了。香子跑到葛家,想通风报信,葛望这才知道红红骗人。

  红红见到曲总,质问曲总既然不是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还要给他们家送钱,为什么还要考虑自己?曲总言道只是出于同情,红红伤心欲绝,坦言自己知道曲总的病,自己只是想多陪陪爸爸,红红要拉着曲总重新做鉴定,曲总被逼无奈,只好承认鉴定做了假,只是为了不想让红红再生活下去,因为红红的到来,曲家就没有安宁过,那些钱就是给他们家的补偿,红红听着,泪流满面,一狠心“钱不够”的几个字就吐了出来,曲总拿出钱,两父女决定从此一刀两断。

  葛顺父子在院子里说话,山菊推着自行车走来,穿着一身新衣,父子两愣住,直说山菊过糊涂了,山菊笑而不语。东东骑着最新款的山地自行车在小朋友面前炫耀一番,并与李岩赛上了车。红红回来,山菊马上拿出了给红红买的最新款球鞋递给红红,红红一巴掌打掉了地上,冷言冷语嘲笑山菊,又拿出钱给山菊,一家人这才知道山菊做的好事。葛顺指责山菊,把山菊新给他买的衣服当场撕毁,东东也在旁边指责山菊与小偷没有两样,自己还骑着山地车去炫耀,丢尽了脸。葛顺拿着山菊剩下的钱去还给葛望,红红硬要把钱全给山菊,山菊指着红红大骂她没安好心,又对红红大打出手,全家人都看不下去,东东甚至在旁边叫山菊走,山菊一听亲生儿子在赶自己,气的要跳井。一家人一看山菊在动真的,忙去拦着。葛顺大骂山菊叫她死远点,山菊泪流满面,跑出家门。

  山菊要给樱桃送擦伤药,红红谎称樱桃不在,山菊就把药给了红红。樱桃拿起装钱的纸袋,发现很轻,再一看,才发现钱没有了。樱桃这边找钱,那边却看到火光,家里着起了火,樱桃连忙扑火,却没有扑灭,要开门,而门却锁上了。

  大广播门前,山菊凤英正在聊着,却看到大仓房着火,这边葛望和二狗子也看到,村里人慌忙朝着大仓房跑去。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,三驴子分析下来说红红要烧死樱桃。

  李岩拉着老歪脖子去道歉,老歪脖子拗不过李岩,再三推搡后,只好跟着李岩去道歉。爷孙两在葛望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感概这些年李岩的父母除了给他们两个钱之外,连个消息都没有,李岩特别渴望自己有个像樱桃这样的妈妈。葛望一家听着,也起了同情之心,樱桃抱着李岩,李岩的“妈”字,响亮而深远。

  葛望和樱桃拿着钱来到曲总家,葛望指责曲总对红红的所作所为,曲总心有委屈却执意要樱桃收下钱,推耸当中,樱桃突然看不见了。葛望和曲总匆忙送樱桃去医院。在医院,碰到小丽,小丽见曲总不顾自己的生命,对葛望一家却关心备至,而葛望却对曲总冷言冷语,实在看不下去,只好把曲总的病对葛望一家和盘托出。葛望知道真相,震惊不已,感动的同时,又安慰曲总,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。曲总感慨,有葛望和樱桃,他非常放心红红。可是葛望却也直说,割断亲情是对红红最大的伤害,红红需要亲生父亲。

  樱桃央求葛望回家,葛望不许,坚持要樱桃先治好眼睛,樱桃想到自己如果住院,红红就会瞎,就趁着葛望不在,跑了出去。

  曲总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,可是为了能在生命的最后阶段看见红红,他顾不得自己的身体。来到病房,却不见樱桃,曲总一着急,晕倒了。

  葛望和红红回来,找不到樱桃,慌忙到处寻找。樱桃抱着红红小时候的枕头在大仓房里呆坐,却出现红红要给自己捐眼角膜后失明的幻想,樱桃惊恐万分,抱着枕头逃跑了。遇到山菊,就像看见鬼一样立刻跑了,山菊觉得奇怪,但也没多想。樱桃到处躲着,看到村口红红和葛望慌忙找寻自己的身影,落下泪来。

  课上,红红朗诵着自己的作文《母亲》,文中侃侃道来自己的成长历程中,樱桃对自己无私的奉献以及关心备至的爱,教室里哭成一片,孩子们都为这个令人尊敬的母亲祈祷着,祈祷着她的平安。

  曲总病入膏肓,却签署了为樱桃捐献眼角膜的遗嘱。娇娇央求小丽带着红红来见父亲最后一面,经历了自己母亲的死和父亲的即将离开,娇娇长大了。

  红红突然想起了樱桃可能在的地方,带着葛望和村民就去了。那是一间破旧的房子,樱桃抱着红红的枕头,唱着那首“呜哇堂”的儿歌,这时候,樱桃已经快看不见了。葛望拉着樱桃回家,樱桃撕扯着,无论如何也不回去,指着红红,大喊着“滚,野孩子”。红红大哭,喊着不会给樱桃眼角膜,以后也她也不是自己的妈。樱桃听着这些,拉着红红,痛哭流涕。葛望和红红要带着樱桃去医院,全村人都来了,樱桃要逃,红红边哭边唱着那首妈妈唱的儿歌,全村人都保证红红不会把眼角膜给樱桃,老钟叔也出面做保证,樱桃这才放下心来。

  红红得知曲总的心意和事情的真相,在樱桃的劝说下去了医院。曲总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相拥在一起,欣慰了许多。娇娇把曲总的钱递给红红,让红红给樱桃治眼睛,并把自己捐助眼角膜的事告诉葛望一家,曲总说,这样一来,他就能一直看着红红了。说完这些,曲总就过世了。红红望着父亲,大哭起来。

  李岩的爷爷,村里的富豪。仗着有钱,趾高气昂,好面子,对孙子宠爱有加,本性善良,自尊心非常强。儿子媳妇在城里做生意,只好把李岩寄养在老歪脖子那里,并每个月寄很多钱给老歪。孙子成绩不好,老歪又碍于自尊,想求红红与孙子一起学习却反说是城里的孩子见多识广,来帮助穷困的红红。后来又因为孙子和红红的冲突,带着人去砸葛家,后又追悔莫及。老歪脖子还是红红找到亲生父亲的重要线索。

  流浪女,为葛望所捡,后与葛望共结连理,共同抚养养女红红。微智障人士,反应比正常人慢,喜欢孩子,善良朴实,拥有大爱的心胸,尤其对养女红红不仅视如己出,甚至可以舍命相救。

  独自流浪,遇到葛望后经过多番波折为葛家收留,后与葛望同甘共苦共同抚养养女红红,对红红一直视如己出,疼爱有加,即使长大后的红红如何嫌弃自己、辱骂自己、依然不离不弃,甚至可以舍命保护红红。红红知道身世真相后,樱桃陪着红红寻找亲生父母,后与红红分离,精神到达崩溃边缘。红红终于回来了,可是樱桃的眼睛却渐渐看不见了。

  葛家长男,樱桃的丈夫,红红的养父。有担当,有责任感、厚道老实善良的好男人,幼时为救亲弟弟葛顺砸伤一条腿,对家人倾其所有、无怨无悔,有着牺牲自己保大局的胸怀。

  相亲未成,遇到樱桃,见其可怜,就带回村,却遭到山菊的多多阻挠,最后与樱桃共结连理,辛苦度日,却也幸福快乐。红红长大嫌弃樱桃,葛望痛心疾首,教育红红。红红找到亲生父亲后,见生活条件甚好,虽心中十分不舍,但是为了红红的前途,狠心把红红留给亲生父亲,红红过的不开心,又把红红接回,是樱桃和红红坚强的后盾。

  樱桃和葛望的养女,曲总的亲生女儿。本性善良、要强、努力,成绩优秀,有着农村孩子的质朴,经历了从保护母亲、嫌弃母亲再到保护的成长阶段。

  为亲人所遗弃后,被智障的樱桃所收养,从此与葛望和樱桃相依为命。上小学后,开始觉得傻妈丢了自己的脸,嫌弃樱桃,甚至把樱桃扔进了山里,后后悔不已,从此对母亲孝顺有加。为了活的明白,找到亲生父亲,却不得已留在曲家,遭到曲家娇娇的欺辱,后回到葛家。得知母亲眼睛渐渐看不见,果断要求自己捐眼角膜给樱桃,谁知母亲却失踪了。

  曲总第二任妻子的弟弟,娇娇的亲小舅。好吃懒做,游手好闲,做事没有原则,只爱钱,处处想问曲总要钱,却也不失内心的善良。

  没有正事,知道姐夫一直在寻找红红,就制造种种借口问曲总要钱,后终于找到红红,以为借此可以发财,没想到红红却与娇娇不同,不给小舅钱。只好帮忙娇娇想方设法赶红红回葛家,无计可施的小舅只好找侯三,却不想侯三失手桶伤了樱桃。小舅作为同谋,入狱受罚。

  红红的亲生父亲,为人正直善良,有事业心。曾为红红的学校捐助教育基金,要捐助家庭贫困的红红,被红红拒绝。当红红寻亲时,他认下了红红,给了她父爱。后因患了绝症,加之小女儿及其他家庭成员排斥红红,他不得不伪造他与红红无血缘关系,使红红又回到了养父母家,他临死前出资并捐献眼角膜,治好了樱桃的眼睛。

  柔顺,和蔼,是个善良的山里女人,一直在病中。她在贫困中收留了智障的樱桃,并让瘸腿的大儿子葛望娶了樱桃。分家后,她受到二儿媳山菊的虐待,得知两个儿子要给自己治病,又可怜葛望家里贫困,不想成为儿子的负担, 留下把东屋留给葛望的遗愿后,自杀。

  任性,矫情,好面子,要强。但她很孝顺父母。自始至终嫌弃樱桃,但介于葛望执意要与樱桃共同生活,得以有借口分家,摆脱葛望一家的累赘。分家后,对葛望一家仍然欺辱,得知红红找到的生父有钱之后,又嚷着自己对红红也有功,得了好处自己也好。后来,遭到了全家人的不待见,自己要去寻死却被樱桃所救,后良心发现,开始忏悔。

  有情有意,也有正义感,但他怕老婆,左右为难,在面对山菊的胡搅蛮缠时,他常常气愤地举起巴掌,却不敢打在山菊的身上,而是打自己,或者躲到一旁生闷气,或干脆走了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千方百计保护哥嫂,偷着给葛望钱,买了好吃的也给红红一份。

  艾村生产队长,村里人亲切的叫他“老钟叔”,正直、公道、正义感强,富有同情心,经常帮助贫困的葛望一家,对樱桃和红红都疼爱有加。

  热心肠,供销社艾村代销点唯一的营业员,最美丽的寡妇,有优越感。村里的喇叭,信息灵,爱传播各种消息,见多识广,还会针灸,经常帮助葛望一家。聪明能干,先是代销点,后来又在二狗子的建议下办起了山货店。

  嗜好喝酒,一直找不到媳妇,后看到樱桃,色心起,决定占为己有,误把红红送给人贩子,因此事入狱,经过改造后学会了编筐的手艺。出狱后经常去葛望家蹭吃蹭喝,后被误认为救了樱桃,从此“被逼”走上好人之路。后来帮大广播做山货店,对葛望一家也真心实意、能帮就帮。

  第19集:葛望将鸭子卖给了胖丫,可在樱桃被困树林时他还在赶鸭子,而且此后剧集都有出现。

  第25集:在车站樱桃为了保护红红被流氓的刀划伤了右手缠了绷带,之后去工厂找曲总时绷带没了

  沈春阳在工作中也非常认真。而宋小宝自从辽视春晚走红以后,在社会上名气越来越大,表演技术含量日趋成熟,也深得赵本山的肯定。《樱桃》中的人物完全符合他们俩的表演形式和风格

  由于沈春阳是第一次出演电视剧,对于其表演上的技巧是否到位,赵本山表示,相信她的水平,小沈阳也表示,会在工作之余与沈春阳保持沟通并就剧情深入切磋,一定会帮助沈春阳

  赵本山的转型之作、首部苦情戏《樱桃》在山东卫视天秤剧场全国首播后,创下了“本山剧”的又一收视神话。据悉《樱桃》导演已和赵本山老师商定拍《樱桃》续集。《樱桃》续集中赵本山的戏份将加重,而且感情戏份颇多

  导演勇于启用“新人”。主演宋小宝和沈春阳这对组合在电视剧圈里绝对是“新新人类”;剧本扎实,接地气。《樱桃》的剧本虽然为了增加戏剧冲突而牺牲了部分原汁原味的真实,但大凡有过攒工分、挣粮票经历的人看过后无不感觉温暖,是一次70年代末的集体回忆

好运来高手论坛| 香港搜码网香港搜码网| 香港六合现场开奖| 白小姐高手交流群| 马经内部玄机藏宝图| 杀平码固定规律公式| 香港六合第一期| 香港赛马会官方供料网| 本港台现场直播手机直播香港现场| 今期香港女财神图|